地图

助力康熙除鳌拜的两个关键人物,乾隆钦定贰臣厚此薄彼(原创:向敬之)


                                                                                         (一)

          历史不会因为金庸在小说《鹿鼎记》中塑造了一个韦小宝,就忽略黄锡衮、王弘祚帮助康熙帝铲除鳌拜的真人。《清史稿·圣祖本纪一》记载:康熙八年五月乙未,“起王弘祚为兵部尚书。戊申,诏辅臣鳌拜交廷鞫”。王弘祚接掌兵部,到拿下鳌拜交廷鞫,前后不过十三天。

         九个月前,时任户部尚书王弘祚因失察书吏造印盗银案,被免职丢官,如今成为了康熙帝清算鳌拜的兵部掌控者。足见,王弘祚是康熙帝极度信任的重臣。清制,户部设满、汉二尚书。监守自盗案发时,户部满尚书为鳌拜处死政敌苏纳海后,刚以侄儿玛尔赛接任。玛尔赛仗势欺人,与顺治朝便是户部尚书、太子太保的王弘祚不和。吏部商议处分户部尚书监管不力时,拟援引恩诏宽免,但被以领侍卫内大臣拜秘书院大学士的班布尔善,独自拟票,将王弘祚一人罢免,而不处分玛尔赛。

         班布尔善是太祖庶孙,谄事鳌拜,实则阴谋借势自立,与玛尔赛争权夺利但又隐忍对外。他严惩王弘祚,就是为了削弱康熙帝势力,而没想到他会被很快起用。

          王弘祚掌兵部大权,配合康熙帝早安排在兵部主政的左侍郎署武英殿事黄锡衮,掌握京师卫戍权,筹划逮捕鳌拜。黄锡衮为行动执行者,王弘祚是这一场没有硝烟却不无血腥的战争的前敌指挥员。这是康熙除鳌行动关键性的双保险。苏克萨哈被杀,索尼已死,遏必隆坐观龙虎斗,鳌拜已由四辅臣之一成为唯一的摄政者,党羽遍布朝廷内外。嗜权的少年天子康熙帝,不甘沦为鳌拜的傀儡,但考虑到行动稍有不慎,打草惊蛇,酿成大变。

康熙挑选一批身强力壮的亲贵子弟,在宫内整日练习布库为戏,作为障眼法麻痹精明的鳌拜。鳌拜以为皇帝年少,沉迷嬉乐,不以为然,就连康熙不露声色地将鳌拜的亲信派往各地,还以为是为自己的人委以重任,不料康熙帝迅速安排忠于自己的人接掌吏部、户部和兵部,以突袭战一举拿下擅权自专的鳌拜。

                                                                                                (二)

         康熙帝对两位助力除鳌的大功臣,厚待有加。康熙九年,六十岁的王弘祚以衰老请求离休,康熙帝批准,下谕他“乘驿归里,食原官禄”(《清史列传·王弘祚传》)

告老还乡,被规定使用官道和公车,这是古大臣衣锦还乡的一种荣誉。

王弘祚停职留薪,继续拿兵部尚书的待遇。两年后,他上疏请辞,康熙帝说:爱卿在任著有功劳,居功厥伟,年迈荣休,我赐你俸禄,要让你颐养天年,不要固辞。又两年后,王弘祚病逝,康熙按尚书例赐祭葬,追谥端简。

王弘祚这一份荣耀,比不得黄锡衮位列极品,官至武英殿大学士管兵部事,兼兵部尚书衔,即便以病请辞假归仍得旨准以大学士衔在籍调用,死后康熙帝辍朝赐祭。《清史稿》却没有为黄锡衮立传,王弘祚在众人合传居首位。

乾隆汉服图

          清高宗在乾隆四十一年弄《贰臣传》,还是将王弘祚入列甲编。乾隆帝肯定他忠于本朝,但因他在前明做过蓟州知州、户部郎中,大节有亏,“不能念其建有勋绩,谅于生前;亦不能因其尚有后人,原于既死”(《贰臣传序》)。较之于黄锡衮,王弘祚在明朝只是一个中层干部,而黄氏做过明末广西巡抚。他虽弃官归隐,但出仕清朝,也是投效,于顺治五年复考选庶吉士授弘文院检讨。

        明朝任郎中的王弘祚列入贰臣(清兵入关后直接归顺),而潘湖叟黄锡衮授广西巡抚官因忤马士英乱政不赴任隐居起凤山读书世乱归家,且在天下乾坤已定五年后,按步就班参加选才考试(清顺治五年复考选庶吉士)。

        或许乾隆帝念及黄氏助其祖父主政于朝,平抚三藩荣绩卓著,深受圣祖倚重,而有意不使之入列《贰臣传》,而导致后世编撰《清史稿》遗漏了这一个大人物。

                                                                                                 (三)

          清乾隆帝厚此薄彼的做法,除了不尊重历史外,直接影响了后世修史。

          对于黄锡衮助力康熙除鳌的历史功绩,在其死后,姻亲弟子、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李光地撰写墓志铭说:“清康熙间,任兵部左侍郎,因密助圣祖主政于朝,深受圣祖倚重。康熙九年庚戌十月,入阁参与机务,拜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左侍郎,加光禄大夫。”虽未载明除鳌,但写到他因此受康熙帝倚重,入阁拜相,继续主持军务。

而出生于乾隆四十一年的第八代礼亲王昭梿在《啸亭杂录》中,谈及“圣祖拿鳌拜”时,既不说王弘祚,也没提黄锡衮。只说鳌拜辅政,“凡一时威福,尽出其门”,在不征得康熙帝同意的情况下,拿正白旗圈地之事,因言语发生冲突,便矫旨擅杀了直隶总督朱昌祚、巡抚王联登和户部尚书苏纳海。鳌拜怕康熙在朝会上问情况,于是称病不上朝。康熙帝去鳌府慰问,来到床榻前,鳌拜装模作样要下榻跪迎皇帝,御前侍卫和托见鳌拜面色有鬼,便上前装作帮他收拾被子,被子下露出了利刃。危急之际,少年天子急中生智,说“刀不离身乃满洲故俗”,不足为奇。

    真不足为奇吗?回宫后的康熙帝,立刻以下棋为名,找来索尼之子,也是赫舍里皇后的叔父索额图,商议对策。索额图刚辞去吏部右侍郎,出任一等侍卫。

           从鳌拜卧榻藏刀、索额图转任侍卫二事来看,鳌拜与康熙帝的矛盾,已经到了兵戎相见、以防不测的一级戒备状态,已经到了决战时刻。

         一战定输赢!一战定乾坤!一战决定谁是真正的王!

          昭梿描述,康熙帝与“索相国额图”密谋后不久,召集练习摔跤的少年侍卫说:“你们都是朕的股肱亲旧,你们怕朕,还是怕鳌拜?”大家说:“怕皇上!”于是,康熙发布捕鳌计划。鳌拜入宫,康熙一声令下,少年们一拥而上,鳌拜猝不及防,被摔倒在地,束手就擒。

         昭梿赞赏康熙帝“声色不动而除巨慝,信难能也”,却对此次宫廷政变控制兵权的两位重臣王弘祚、黄锡衮,只字不提,反而强调当时官位不显后来居上的索额图,是疏忽,还是秉承某种意识形态而有意为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