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爪哇岛的哀思》闽亲

《爪哇岛的哀思》闽亲
  清明即将来临,多少令人哀思的世事,多少刻骨铭心的思念。地球赤道中线华族区爪哇岛在拉森山在南望山在古突士穆里亚山的南麓,那一一座孤坟还在那盼着我们来扫堂,多少刻骨铭心的情在心间翻转,多少背井离乡的泪打湿了亲人的眼眶!
  ——题记
  世间变幻莫测,唯有真情永存。一个伤心的清明又即将到来,小雨淋淋漓漓带着哀伤地淋落,仿佛在昭示这悲恸的清明节。绿柳低垂,流了多少离人的泪;花开花落,伤了多少离散的心,悠悠生死别经年,在爪哇岛异国他乡九泉之下的第三代亲人黄朝买黄渭源黄自达诸前辈,都让我们放不下那份刻骨铭心的缅怀和哀思。
  先辈兴祥公曾伫立于异国他乡的南洋拉森码头,遥望着烟雨苍茫的闽南故乡,那一方天空,那一片厚土,给予我的感受不仅仅是一种倍感亲切的乡情,还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思念。睡梦中想祭祖父黄朝买祖叔父黄渭源从叔父黄自达隔着千山万水的坟,多少泪梦侵湿了相隔千里的深夜里的枕,内心深处已染几许哀愁,尘封的记忆被风无情地撕裂。那被委曲误解的事也会被时间埋藏,忘却了那被远方亲人误解的时光,因为毕锡甘针记亲人误解的心结太紧,至今仍然无法解开,无奈选择忘却的怀念。
  一次又一次忍不住地想起前辈们和蔼可亲脸庞,它抹不了,洗不掉,深深地存在福建五服内亲人的脑海,谆谆教诲让我们懂得了生在世间的为人处事,让我们知道了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更让我们明白孝与爱。然祖父黄朝买祖叔父黄渭源从叔父黄自达把他们奋斗的一生留给了爪哇岛儿孙后代,却独自一人云淡风轻地离开,徒留一一座孤冢在寂寞地守候!
  月照思乡人,又见乡间龙眼林。闽南狮子座中藏风景,湖口数星星,田洋听蛙鸣,故乡的天空辽阔而悠远,阳光静静的照耀着千里山川,寂寞和思乡交织紧紧牵着漂泊在外的游子心。风雨婆娑,岁月蹉跎,漫山遍野盛开的杜鹃花是那么的美艳多彩,而那个曾栽种幼苗的人却已不在。烟焚烧了寂寥,折一枝杜鹃立于坟前,让它的纷香陪爪哇岛的已逝亲人入眠!
  飘香的金稻穗和游弋的捕鱼船一幕幕往事如烟化作无限的思念。燕子飞到南方去了,有在飞回来的时候。杨柳枯萎了,有再青的时候。清明又至,凭吊故人,遥寄哀思,悲戚戚,意绵绵,泪涟涟,无限情思漫心田。在寻觅在跋涉,依枕难眠,窗外的雨滴答地敲打在心上,这个冷寒凄清的夜,如今怀念已泛滥成灾。也许已故亲人在万岛之国天堂的那边,或许已收到了福建五服内真挚的缅怀与赤诚的思念,让华族报界友人帮我们向他们道声:逝者安息、生者平安!(福建针记黄渭源五服内闽亲顿首拜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