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世界华裔富商女中豪杰——法国华商黄嘉儿

福布斯正逐一公布2016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名单。

     来自中国香港、现居法国的黄嘉儿(Carrie Wong)及其家族的净资产估计至少为100亿美元,将成为2016年世界华裔上榜最富有的新晋成员之一。世界华裔富商女中豪杰——法国华商黄嘉儿 - 洪谧 - 伟蓝的博客

 

     65岁的黄嘉儿年轻时曾当过模特,上世纪70年代创建了一家延续至今的模特经纪公司,但黄嘉儿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石油大亨休伯特·佩罗多(Hubert Perrodo)的遗孀。佩罗多创建并打造了跨国石油公司佩朗科(Perenco)。

     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63岁的黄嘉儿至今仍然美艳动人。

     黄嘉儿是中国香港人,17岁那年在香港参加了一家百货公司的模特比赛,踏上T台。1972年,21岁的黄嘉儿来到新加坡,因为外形突出和性格独特,很快走红,1974年就被意大利的Emilio Pucci相中,当了该名牌的专属模特11个月,之后继续到法国发展,成为从新加坡出发进军国际舞台的先锋模特之一。

     在21岁到30岁之间的9年里,黄嘉儿的模特事业在新加坡大放异彩。

     黄嘉儿是个聪明人,知道模特事业生命短暂,所以于1975年创办模特公司Carrie Models培养新面孔。39年过去,这家公司仍然生机勃勃。

     黄嘉儿认为,成功的模特不仅是要有漂亮的面孔和身材,更重要的是个性,因为个性会突现一个人的气质。

     要黄嘉儿解剖自己当年走红乃至创业成功的原因,黄嘉儿说:“我当年相当受欢迎,这或多或少与我友善的个性讨人喜欢有关系。在这个行业,更重要的是关系,当你身边的摄影师和客户都成为朋友,并大力支持,事业自然而然比较顺利。”

     1979年,黄嘉儿退出模特行业。1981年,黄嘉儿将模特公司卖给张琳达(Linda Teo)经营,跟随法籍丈夫休伯特·佩罗多移居法国。

     黄嘉儿与丈夫佩罗多的婚姻十分幸福。

     两人在香港一家迪斯科舞厅认识,一见钟情,10天之后就私订终身,黄嘉儿不顾母亲要黄嘉儿到英国留学的意愿,偷偷跑到法国去住了6个月,之后两人到新加坡注册结婚然后开始在石油领域创业。此后,丈夫和孩子成了黄嘉儿生命的全部。

     移居巴黎后,黄嘉儿十分低调,只是偶尔随丈夫出席活动或晚宴。黄嘉儿从连熨衣都不会的模特,成功转型为全职太太,做起了成功男人身后的女人。  

     全球扩张的石油大亨  

     黄嘉儿的丈夫休伯特·佩罗多是勇气可嘉的创业者。他出生在法国的布列塔尼,年轻时曾在法国海军服役。

     1967年夏天,他来到美国东海岸探险。有一天,他踏上了海湾石油公司大股东杰克·沃尔顿的游艇。与沃尔顿的交谈,使佩罗多产生了进入石油行业的念头。

     随后几年,他先后供职于石油钻探公司Forex和海洋技术公司Comex,并先后被派往伊拉克、加蓬、印尼和新加坡等地。

     1975年,佩罗多和黄嘉儿结婚,在新加坡开始创业。他买下几艘船,创建了他的第一家公司Cosnav,将驳船出租给石油企业。

     到1981年,夫妇俩移居法国时,佩罗多创建了海上石油钻探公司Techfor,在1992年将之出售。此后他成立了石油公司佩朗科。他搬到加蓬,不久从阿莫科公司手中收购了一个海上老油田。此后,他完善了收购大型石油公司老油田的模式,不断扩大公司规模。

     但2006年,爱好户外运动的佩罗多在63岁生日的前一个月,在阿尔卑斯山的库尔舍瓦勒下山时发生意外不幸逝世,享年62岁。

     佩罗多去世后,生于1977年的长子弗朗索瓦肩负起了佩朗科董事长的职务。弗朗索瓦还是一位半职业赛车手,去年驾保时捷911参加欧洲勒芒系列赛。另两位子女分别是1980年出生的娜塔莉和1984年出生的伯特兰。

     黄嘉儿也说,自己最大的成就是培养了3个都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的儿女。“儿子大概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念的是物理和数学,都是工程师,现在正好接手我们的石油生意。而我们在法国也有几个酒庄,这部分的生意现在则由念金融的女儿负责。”

     日赚245万美元的家族企业

     两个儿子继承父业后,佩朗科公司继续发展壮大,业务遍布世界各地,例如加蓬、尼日利亚和埃及,现在石油(天然气当量)日产量至少为17.5万桶。

     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国际石油分析师在去年的报告中指出,跨国石油公司生产的每桶石油(或天然气当量)平均能带来约14美元的利润。佩朗科的日产量为17.5万桶,也就是每年6,380万桶。按照每桶利润14美元计算,一天赚入245万美元,一年就相当于近9亿美元的利润(利润率为15%)。

     2012年,公司营收为59亿美元,大大高于2010年的35亿美元。

     同年,佩朗科以12.9亿美元收购了康菲石油公司的越南业务,还斥资4亿美元收购了英国石油公司的北海油田,去年则以3.8亿美元收购了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在哥伦比亚的油田。在秘鲁,佩朗科正试图开发亚马逊雨林某个地区的油田,那里的原住民仍然处于“自愿与世隔绝”的状态。

     在接受英国报刊采访时,佩朗科高管约翰·瑟维尔解释了佩朗科收购大公司不喜欢的资产,然后让它们焕发新生的策略。“我们的老板是佩罗多家族,我们不对股东负责。我们的财务状况良好,因此我们能对机遇作出迅速反应。”

     CEO让-米歇尔·贾科洛特在2011年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也说:“我们是家族企业,这赋予了我们长远的目光。我们的价值创造来自于现金流,而不是股价。” 

     40年时光

     全球化“洗牌”模特圈 

     虽然已经离开时尚圈,但黄嘉儿仍对时尚敏感。要黄嘉儿比较近40年来的变化,黄嘉儿认为以前市场对模特儿的要求是要邻家女孩,整体感觉是要接近现实,才不会与人群有距离;但现在的模特儿被塑造的形象都很超现实,有点不食人间烟火,长得又高又瘦,而且都太年轻,十二三岁就出来工作,却打扮得像大人一样。

     黄嘉儿说,“以前的模特圈子像个大家庭,成员之间都很谈得来。但在全球化的趋势下,现在的模特来自世界各地,之间很少沟通,基本上是来工作了就走,也说不上认识,真的是不同时代。”虽然最青春漂亮的岁月已经远离,但黄嘉儿庆幸自己还未感觉到年老的可怕。“我很幸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相信这与定时的运动和保持心境愉快有关。我现在每星期至少运动3次,必要的时候也得戒口节食,这样的一种生活纪律尤其重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