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爪哇岛泗水江夏堂吃苦耐劳的第三代华裔黄毓顺其人其事(选载)

         爪哇岛泗水江夏堂见到金墩黄氏家族新生力量:黄毓顺先生,PT Bumilndo Group 董事长印尼中华总商会 监事会副主席。据其《爪哇岛金墩黄氏家谱》载祖父黄朝选,长黄顶柱(字廷柱子三黄毓安黄毓顺字孝顺黄毓利)次黄自达(女三黄香暹黄兰暹黄德暹子一黄孝德)季黄政旺,姑母黄辉丽。黄毓顺十分低调的新一代华侨企业家,在德高望重的老人们面前,体格健硕的黄毓顺一直微微地笑着,看上去完全是朝气蓬勃的后生家,他告诉我他是印尼第三代侨生,祖父来自泉州晋江,“浮脚桶”漂泊到南洋谋生,估计黄毓顺的祖辈是上个世纪初,跟着“时代潮流”出来的,这时已经有小火轮了,走南洋仍然要遭遇整整一周风口浪尖上的颠簸。“浮脚桶”是闽南人对下南洋戏谑的说法,形象地道出其间的艰辛与风险。 

黄毓顺出生在南洋的父亲黄顶柱按传统的方式回到故乡潘湖田洋小宗娶亲,哥哥黄毓安出生后,母亲很快就到南洋来了,他自己和弟弟黄毓利都是在印尼出生的------后来一些华侨就是这样来避免发生两头家的现象的,“两头家”于当事人来说是很痛苦的------当年黄奕住回国,就因为蔡缰娘不能跟他回来而痛苦万分,失去相濡以沫的蔡缰娘是他心头永远的痛,他后来在子女的婚姻上相当专制,命令自己的每一个儿子都得回故乡成亲,基本上是包办婚姻。

泗水江夏堂一位白发苍苍的黄老先生是从鼓浪屿来的,是资深的银行家和房地产商,他颤巍巍举起大拇指,称赞黄毓顺“很厉害”!他们告诉我黄毓顺只读了三年华文学校,生意却做得很大。

黄毓顺未做任何解释,只是微微一笑,第二天按时来到宾馆,亲自驾驶他那顶级配置的凌志车,和夫人一起带我们从泗水到另一个城市去参观他的企业,碧油油的热带村落间,嵌着现代华侨经营的各式企业,黄毓顺如数家珍,“我就出生在这里,我是乡下人啊!”

他的言谈举止无不流露出对椰风蕉雨的热爱,“这是非常肥沃的土地,掉一根木头都得长出一片森林来,我们华侨人口在印尼只占5-7%,却掌控了印尼民营经济70%的经济命脉,我小时候在华文学校读书,学校关闭,我就不读书了,我不想读印尼文学校,”黄毓顺笑着说,“我就是想做生意,从小就想做生意。”

“为什么?”“不为什么,就因为穷,得挣钱啊,当时父亲黄顶柱生意失败,我们兄弟姐妹多,我十三岁从华文学校出来,自己做些小点心到市场上卖,小生意只够自己糊口,不能补贴家用,后来我开始尝试贩卖粉状饲料,那一年挣了钱,就能给家里买电视机了,那是1976年,那时心里真高兴啊!”

可能是印象太深的缘故,黄毓顺一再重复给家里买电视机这个细节,我问他父亲黄顶柱生意为什么失败,他说有些人就是不适合做生意------我估计他的父亲黄顶柱是碰上印尼政府限制华人经营小商品的特殊年代了,而他小小年纪居然能从这个特殊时期脱颖而出,我隐约感觉黄毓顺在印尼政治非常时期独闯商海的经历,有点像他们金墩黄姓大家族“很厉害”的前辈,即一百多年前搭乘三桅青头船,只身独闯南洋的闽南少年黄奕住。

他带我们去看“新区”,大部分人都被他未来的新居震住了,也许只有我能明白,和他的金墩黄姓前辈们相比,他是相当低调而简约的占地一千多平方米的三层楼,依山傍水,眼前就是茵绿如梦的高尔夫球场,来自世界各地的材料讲究,色调淡雅,黄毓顺说这个地方90%以上的居民都是华人,他特地为高龄的母亲装了昂贵电梯。陪了我们两天的陈先生惊叹,这样的楼房至少需要一条美金!印尼盾面值奇小,数目众多,印尼人说的一条,就是一千万。儒雅的陈先生也是做生意的,他说黄毓顺肯定还有上升的空间,就凭他的年龄和实力。

黄毓顺一边开车,一边和我们聊天,他说他准备在 09年9月9日搬进来,让辛苦了一辈子的母亲好好享受一下,他侧面剪影强悍有力,是阳光型的闽南晋江汉子,也是此行我在南洋见到的、少数会说闽南话的青壮年之一,同时他还是少数谈到印尼排华不迴避问题,认为世道一定会好起来的人之一。

这时黄太太悄悄递给我一张照片,这是他们在异地读书的三个美丽孩子,她正用十字绣一针一针绣制图样,聪慧的大女儿已经栩栩如生,黄毓顺笑道,她天天都跟着我,我要是出差了,她就绣这个解闷!

黄太太温婉地笑了,她肌肤白皙,温静秀丽,一点都看不出是三个大孩子的母亲,黄先生说,“她是客家人,可惜不会说中文,我把女儿送回中国去读书了,她的成绩在印尼曾经是数一数二的,我要求我的孩子既通英语,更要懂中文,一定要懂,因为我们是中国人!至于专业,随便啦,不过,至少现在他们都说要继续爸爸的事业。”

这是一个幸福的现代家庭,生活讲究而不奢靡,他们是有条件奢靡的,家财万贯的黄毓顺不抽烟、不喝酒、常运动、看上去年轻帅气,不像年过半百的人----他过的是明白人才能过的简约日子,他带我们去吃色彩斑斓的印尼“特菜”,自己却打开一个颜色清爽的饭盒,这是太太专为他准备的,以印尼木薯和其他蔬果为主的食物,他说他天天吃这样的午餐,“睡好、食少、运动多!”他一本正经地陈述自己的观点,我玩笑地说他是“好崽”,好崽是闽南人夸奖好男儿常用的词语,他朗声大笑。

我不知道黄毓顺先生是否属于如今泗水最有实力的企业家,但肯定是最有想法的实业家,在印尼最有钱的人永远都是勤劳吃苦的华侨,这是他告诉我的,有阳光的地方必有华人,这也是他说的------

我们参观了他的工厂,他在印尼境内有四个公司,一天要生产一千五百吨的饲料,我们看到他采用最尖端的检验技术,而设备来自世界各地,当然也有中国的,“中国的设备很便宜,可惜质量常常不如别人,不过,”他笑道,“我相信将来一定会好起来……”他进入工厂如上了发条似的,动作敏捷精神抖擞,和每个工人都热情礼貌,陈先生感叹,“你对工人可真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