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多国领导人祖籍闽南印尼前总统曾派人寻根(转载)

www.sinoca.com 2016-05-28  政知圈   

  带走家乡族谱的前总理

  政知圈发现,巧的是,陈庆炎夫人和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都是永春老乡,也都会“福建话”。

  永春隶属毗邻厦门的泉州市。去年1月,习近平在与中央党校培训班200多位县委书记座谈后,曾与永春县委书记交谈。根据官方媒体报道,习特别提到“永春的华侨很多,历史上就有‘无永不开市’的说法”。

  吴作栋即是华侨后裔,其父亲在8岁时就随祖父越洋到了新加坡。在他还是副总理兼任国防部长时,还担任新加坡永春会馆名誉顾问,并且在1989年新加坡永春会馆成立120周年时出席盛会并致献辞。

  2009年10月,已卸任总理的吴作栋回到祖籍地永春湖洋镇吴岭村。一下村口,他就在“吴岭”石碑前合影留念,不断地说:“很高兴。”他还用英文题字:今天非常高兴回到了祖籍地。并谦和地道歉:“中文签不来,请不要见怪。”

  吴作栋返乡谒祖

  此行吴作栋一直记挂着吴氏族谱。从看到族谱起,他就不停地翻阅,详细询问能否将子孙也添入族谱。他郑重地表示,将把吴氏族谱带回新加坡,并将子孙的资料寄回来宗祠添加。

  在宗祠里拜祭先祖后,吴作栋最关心祖父祖母以前居住的祖厝。他告诉乡亲们:“我12岁就丧父了,主要靠祖母抚养,对家乡的了解基本来源于我的祖母。我知道吴岭是我的祖籍地,虽然没回来过,却也很有感情。祖母在世时对家乡十分想念,此次回来,我是代表祖母回来的。”

  听着乡亲们原汁原味的乡音,再次令吴作栋想到祖母:“你们说话,语气很像我的祖母。”

  印尼

  派人赴华寻根的总统

  他认为自己有华人血统,曾经派人持其亲笔信到福建寻根。福建文史部门经过查证后,认为瓦希德家乡在福建晋江池店镇仕春村。

  瓦希德本家族祖上系伊斯兰教长老陈金汉,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年)郑和第五次下西洋时,随船队前往印尼爪哇岛谋生,定居于泗水。

  在印尼歧视华人风气盛行的情况下,瓦希德向媒体公开承认了自己的华裔身份。在任期间,还取消了部分歧视华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政策,允许华人建学校、教授华文,出版中文出版物。

  瓦希德接受中国记者采访

  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虽然从郑和走后,留下的华人跟中国的联系断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否认我们有中国人的血统。比如,印尼的饮食方式有的来自中国,我们吃的稻米是从中国来的。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印尼华人对印尼的经济有很大的帮助。”

  受其影响,他的二女儿大学期间就学习中文。而瓦希德任内任外则多次访华,并在2003年亲临福建永泉晋江市寻祖认宗。有报道称,他曾在访华期间寻访中医为其治疗眼疾。

  中国媒体记者曾在采访后送给瓦希德两件礼物,一件是南京的云锦,一件是人造水晶玻璃雕刻的郑和下西洋纪念品,上面刻着郑和的航线图。

  这位记者回忆:“他看不见,我拉起他的手,让他抚摸航线,从爪哇这一端,抚摸着走到了另一端的福建。”

 种南洋杉的“番婆”

  政知圈获知,在闽南,人们将东南亚称为“南洋”,把漂洋过海到这里讨生活叫做“过番”;而在南洋生长的女性,则被称之为“番婆”。

  菲律宾前总统科拉松·阿基诺,即算得上是闽南人眼中的“番婆”。

  不过,阿基诺夫人更重要的也是“大湖建”老乡。她是第四代华裔,出身于菲律宾中吕宋打拉省有名望的许寰哥家族,曾祖父生于福建漳州市龙海县鸿渐村。

  在鸿渐村,始建于宋隆兴元年(1163年)的许氏祠堂,被清乾隆皇帝封为“许氏宗庙”,钦赐“朝义大夫”匾额。之所以将“祠堂”更名为“宗庙”,是因为许氏家族出了个四品官。

  当然谁也没料到,若干年之后,在南洋,又出了掌管整个国家的大官,还是个女性。

  1988年4月,这位不寻常的女性带着两个女儿走进许氏宗庙,面对列祖列宗的神位,恭敬地鞠了三个躬。

  据知,她也是许氏第一位在许氏宗庙里上香的女性。

  临别之时,阿基诺夫人在村广场发表了告别讲话,她说:

  “我到中国既为国事,又有私人原因,因为我既是菲律宾国家元首,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这个村庄的女儿。”

  阿基诺夫人返乡种下的南洋杉

  1990年11月,福建南音代表团走进菲律宾总统府,为阿基诺夫人表演了南音《陈三五娘》。阿基诺夫人虽然不太懂,但还是饶有兴致地欣赏,并评价“曲调很优美”。会面结束后,阿基诺夫人与代表团成员合影,每位乡亲获赠一件印有阿基诺夫人肖像的黄色短衫。

  8年后,许氏宗亲代表团到菲律宾,阿基诺接见了他们,并赠送了许氏在菲律宾的族谱。

  2010年,阿基诺夫人的儿子也当上了总统。次年8月,他在访华期间,也到鸿渐村谒祖。

  此行,他参观了当年母亲种下的南洋杉,并在不远处种下了一棵罗汉松。在公园戏台上,他还向广大村民发表演讲:

  “希望有一天,就像我们今天在这棵南洋杉下乘凉一样,我们的后人也可以在这棵罗汉松下乘凉,我们永远记住,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记住,我们两国之间,我们菲律宾和福建省鸿渐村之间,源远流长的友谊。”

“认祖归宗”跟领导人联系起来,经常能起到比较好的效果。政知圈说的可不仅是咱们国家,还有诸多邻国。再补充一句,他们那么多领导人,“认祖”都认到了“唐山”。

  这儿说的“唐山”可不是河北那个地方——早些年的海外华侨,都管中国大陆叫唐山。

  【新加坡】

  用闽南语背古文

  要认真论起来,东南亚好多国家领导人的祖籍都在中国,有广东、有福建,或许还有别的地方。比如新加坡,离世不久的前总理李光耀和现任总理李显龙、泰国的前前总理他信和前总理英拉,都是祖籍广东梅州。

  梅州地处广东北部,再往北就进入福建的闽南地界。

  有意思的是,更多的外国领导人,祖籍都在闽南。

  •  除此,金墩黄遍布莆田各地和闽南、印尼菲律宾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文莱越南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各国,泉州霞浯东岳金霞黄永震十五世孙马来西亚住房与地方政府部长黄家定,及爪哇岛黄志信黄仲

  • 黄家定(1956—)字廷祖封号丹斯里,福建泉州晋江青阳霞浯黄永震十六世孙第二代华人。生于马泰边境霹雳州玲珑镇哥打淡板新村。父亲黄朝成1965年去世时黄家定才9岁。贫苦家庭出身。兄弟姐妹11人,黄家定排行第十,全靠母亲杜金英替人割橡胶树胶养口。兄弟姐妹则拾柴养牛养鸭割树胶;母亲家教严格,重视教育栽培读书。在1979年加入马华公会后出任交通部长林良实的新闻秘书,后来擢升为政治秘书。马来西亚首相对华特使、丹斯里黄家定先生表示首先就当前的中马关系及两国的贸易合作成果,为采访团成员做了详细介绍。他表示,中马两国有着悠久的历史渊源,特别是两国建交后,经过四十年的发展,两国关系经受住了考验。近年来两国双边贸易额持续增长,目前是两国关系最好的时期,他表示两国关系有着美好的未来,马中友谊源远流长。黄家定现年49岁,他在1979年加入马华公会,1985年陈(群川)、梁(维泮)党争结束后,出任交通部长林良实的新闻秘书,后来擢升为政治秘书。

  • 涵父子祖籍福建同安灌口李林社黄巷同邑铺前街金霞黄氏之裔祖居。爪哇岛针记黄渭源等子孙兴旺。

      以新加坡为例,政知圈发现,有四位领导人祖上分别来自厦门、漳州、泉州——闽南金三角都占全了。

  像第四任总统黄金辉,先祖最早在福州,其祖父因经商从福州迁至漳州龙海角美金墩里(今黎明村),后父亲黄沙坂又徒居新加坡金山堡(今珍珠山金墩)。后来大家习惯将龙海看作其祖籍。2000年5月1日,黄金辉曾携子孙一行18人往龙海角美黎明村寻根问祖。

  第五任总统、也是新加坡首任民选总统王鼎昌,祖籍福建同安县仁德里十二都珩山堡崎沟社(如今归辖于厦门集美区后溪镇)。1918年,王鼎昌祖父漂洋过海到新加坡谋生。

  祖父饱读古诗书,对王鼎昌影响很大。王鼎昌六七岁便能背《大学之道》,还能用闽南话背诵《昔时贤文》。

  据知,王鼎昌除了能流利地讲英语和马来语外,还熟谙中文的普通话,甚至还能讲闽南话和广东话。1998年11月,仍在总统任上的王鼎昌偕同夫人林秀梅、长子王子元和堂妹王鸣琴一行8人,首次回到祖籍地。

  王鼎昌(中)

  早在上世纪60年代,王鼎昌的父亲也回过家乡,三十多年后王鼎昌返乡,见到的“唐山”和其父看到的大不相同。此行他在宗祠手持三炷香,面对列祖列宗的神位三鞠躬,还探访祖父旧居。在这里他拿出1985年秋委托新加坡表亲到“唐山”索讨的族谱,与家乡族亲的族谱一起核对认辈分。还根据祖父之前描述的样子,逐一辨识旧居。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还想多提一句,新加坡常用英语,而返乡的王鼎昌都用闽南话跟乡亲们交流。

  迄今为止新加坡有三任民选总统,第三任也就是现任总统陈庆炎,也是王鼎昌的厦门同乡。

  陈庆炎祖籍是厦门马垅小东山村。其祖上在清代曾获得过清政府颁发的牌匾,至今还在。

  2013年11月,陈庆炎到访厦门,虽然并未到祖籍地,不过在一次活动上,厦门当地官员带给他厦门马垅小东山村的照片,一张张讲解。“很漂亮。”陈庆炎轻轻说了一句,拿着照片微笑地看着,不时递给夫人细瞧。

  陈庆炎(左五)

  陈庆炎夫人向媒体透露,她的祖上则是永春人。“30年前我们曾经回去过,现在变化很大,很美。”她说,自己与总统都会说“福建话”(新加坡人多把闽南话称作“福建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