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郑钦亮‧越捐越有钱的针记基金会(转载)

郑钦亮‧越捐越有钱的针记基金会

    前几天受到印尼首富黄辉聪与黄辉祥兄弟所领导针记集团属下的“针记基金会”邀请,远赴中爪哇一个叫库都士(另译古突士)的市镇参观针记集团丁香烟业的大本营,以及探访了多个由针记基金会资助的技职机构,然後有个很强烈的感觉:马来西亚一定有不少跟他们同等实力的企业,也应该有一些大公司在做著类似回馈社会的贡献,可是一定没有做到像针记这麽到位。

    前几天受到印尼首富黄辉聪与黄辉祥兄弟所领导针记集团属下的“针记基金会”邀请,远赴东爪哇一个叫库都士的市镇参观针记集团丁香烟业的大本营,以及探访了多个由针记基金会资助的技职机构,然後有个很强烈的感觉:马来西亚一定有不少跟他们同等实力的企业,也应该有一些大公司在做著类似回馈社会的贡献,可是一定没有做到像针记这麽到位。

    先说最近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羽毛球运动就好了,针记基金会对印尼羽毛球运动的贡献确实非同凡响。每一年,他们都在全国多处举办13岁和15岁以下的男女羽球赛,最後回到设於库都士的针记羽球训练中心举办全国决赛圈,目的就是选才来培养成为国家羽球接班人。

    在决赛圈,针记基金会必会召集数十年来在印尼羽坛乃至世界羽坛曾经大放光彩的巨星球员前来组成选才团,他们未必是针记基金会属下羽球俱乐部的球员,但所有非针记羽球俱乐部的巨星球员也必定支持并认同针记基金会贡献国家羽运的热心。

    此次人在库都士欣逢选才盛会,拥有十多个球场的针记羽球馆外面搭上了一个大舞台,连续播放著羽球赛相关资讯和馀兴活动,四週无数的少男少女羽毛球幼苗选手在快乐穿梭,像在举办校园嘉年华活动。走进体育馆大门,左侧有一面英雄墙,掛著十多张这些年针记羽球计划下产生的世界级羽球好手介绍,他们之中包括大马人最熟悉的林水镜和奥运首面女单金牌得主王莲香。

    走入行政中心,那些年的印尼羽毛球巨星像是从英雄墙上跳下来,林水镜、王莲香、李英华、洪阿比、洪忠和、纪明发、刘邦高和MARIA KRISTIN等等,笑脸盈盈的在里面迎接我们,一番寒暄与合照留念之後,针记羽球训练中心的负责人说,他们把这些年的羽球巨星当作珍贵的资产,在他们的慧眼之下,再经过严苛的集体分析讨论,选才的效率和等级肯定也是具世界水平的。

    今年有约800名少年男女参加了针记羽球俱乐部选才比赛,进入决赛的有190人,最後选才团会从中挑选约20名有潜力的球员进入羽球训练中心重点培养。期间孩子们的中学教育照样进行,课馀时间便是练球,一天最少3小时,週末6小时,双方有合约,即球员的球艺没有进度的话,随时解约。训练期间针记除没有负责学校方面的费用之外,其他皆有津贴,包括膳宿。

    羽球选才活动每年举行,同时,针记基金会也会赞助每一年的全国赛,这时他们的球员将与全国其他羽球俱乐部或训练中心的羽球好手一较高低了。据知印尼有数家大规模的羽球俱乐部在用心的培养球员,且各有财团资助,换句话说,每一年的全印尼羽球公开赛将产生国家队羽球员代表,同样的,也是各俱乐部训练成果的验收时期。

    由此可见,印尼羽毛球运动的成就,并非来自国家的栽培,而是私人企业资助,在奥运打败顺萤组合的印尼组合,其中的女汉子丽丽雅娜便是出自针记羽球馆,她前天风光回到库都士与资深球星们一起乘敞蓬车遊街,与混双伙伴丹托威一起接受两排人龙的喝采,针记基金会也宣佈了对她们的奖励,即一套价值45万令吉的叁房屋子、现金30万令吉以及一台65吋的平面电视,而非出自针记的伙伴丹托威也获得同样的奖励。加上国家和羽球协会的奖励,他们所获得的奖金和奖品总值,已经比之前预估的240万令吉还更多了。

    针记基金会另一个回馈社会的贡献是公路绿化,他们在35年前便在一块占地83公顷的培育中心种植约120种树苗,并免费供应给农民。他们最伟大的奉献,便是在爪哇西海岸至东海岸约1350公里的沿海路两边种植雨树并长年负责照顾,至今为止已经种上了四万四千棵,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种到六万棵,里数延伸至两千公里。这些雨树类似太平湖那种大树,有良好的遮荫和吸收二氧化碳作用,在阳光下也能将气温降低四度,针记基金会将此列为对老百姓的义务服务。

    除此之外,他们还资助了海事职业学院、动画学院、烹饪学院和工艺学院,只是象徵性收取最廉宜学费或全免,其馀的全由基金会负担。

    有个说法指针记靠烟草的“罪恶钱”盈利,再吐出一些钱做些好事本就应该,照这个标准来看,大马合格的大公司也是有一些,我们有去要求吗?他们都有自动去做吗?其实我也觉得大马财团不妨试试多做真正到位而非表演式的公益,据说这也是种有利投资。

    因为针记基金会的总监告诉我,他们资助的金额愈多时,公司的营收也会跟著增多,而且集团赚最多钱的公司并非来自烟草业,而是银行业和地产业,纵然他们的丁香烟拥有印尼最大的市场占有额。或许,这就是老人家说“越捐越富有”的意思吧。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马印两地书‧作者:郑钦亮‧印尼星洲日报总编辑‧2016.09.0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