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古突士毕锡甘针记黄渭源子黄辉聪黄辉祥家族起源及背景

        黄渭源出生于中国福建晋江(池店镇潘湖村)除《福建晋江潘湖金墩黄氏族谱》有记载外,福建印尼华侨史民国文献、与爪哇岛中华总会馆早年华社及荷兰殖民政府史料均记载“Oei Wie Gwan luarnegeri Tiongkok  pengusaha“黄渭源(定居爪哇岛拉森码头华族区入荷属籍后写为黄渭源)海外中国商人”。前三代人黄兴祥讳锡来、黄集仁讳进铎、黄渭源出生于中国,十九世纪1840年鸦片战争时为避战乱黄渭源家族前三代居印尼拉森码头华族区1925年后居南旺市狮子座花炮厂华族区;后二代在印出生即伯叔黄辉聪、黄辉祥始出生于印尼第1代、至从弟黄志胜、黄志忠、黄志行出生于印尼第2代共五代人。 
         中国福建晋江潘湖田洋小宗原针记五服内黄家祖屋倒塌晋江政府同意重建-----古突士毕锡甘针记黄家亲人永远有家可归! 
          19世纪国鸦片战争1840年迄今时间跨度在165年内五代人其中曾祖黄锡来(早年侨居拉森码头华族区)、祖父黄进铎、父黄渭源出生于中国潘湖均有族谱记载;而第四代人黄辉聪、黄辉祥伯叔(另黄辉丽或许是伯叔幼年时的干妹妹或侄女,族谱无载)至从弟黄志胜为五代人;而不是十代人况且165年生育周期内也绝对不可能在印尼传十代人。 
       19世纪中国1840年鸦片战争时为避战乱初居拉森小镇码头当搬运工摆地摊,1925年移居南旺市建花炮厂第一代高祖父黄兴祥讳锡来,第二代祖叔父黄集仁讳进铎父亲黄渭源的潘湖田洋小宗祖屋倒塌而向同里湖口族人购买五开张古大厝让给五服内亲堂居住,飘洋过海赴爪哇岛南旺拉森古突士毕锡甘,人不在但血缘亲情永远在,中国福建泉州南门外城南十里许晋江潘湖田洋小宗针记祖屋倒塌可重建,公妈厅虽是原厝主的,但经针记五服内亲人申请。日前晋江政府同意针记黄渭源家族回乡建黄渭源纪念馆无论面积大小,都表示尽力支持-----针记黄家亲人分分秒秒永远有家可归! 
      在方便时候赴祖居地中国福建省晋江市造访其先父潘湖针记黄渭源故乡,探亲祭祖,冀盼确认重建针记祖屋和创建黄渭源纪念馆及黄渭源纪念广场雕像等大计。据泉州市历史名人研究会针记黄渭源故居理事会介绍,第二代和第三代于民国九年黄集仁讳进铎偕子黄渭源从子黄朝买堂侄黄廷周从中国福建省晋江潘湖赴爪哇岛谋生。古突士毕锡甘针记家族有着动人的创业故事:1920年春黄进铎(小名阿弟Hartono排名老五)偕子黄渭源从子黄朝买从侄黄廷周从潘湖乘船远渡南洋爪哇岛南旺市拉森小镇码头初当搬运工后摆香烟面包果花炮摊。1925年在南旺开花炮厂产品取名于中国家乡潘湖北畔的狮子山,亦称狮子座。为祖叔父黄渭源苦心经营的花炮第一品牌名称。1935年黄集仁讳进铎携家回潘湖探亲捐修田洋小宗与潘湖尚书相国墓。1939年黄渭源娶商人的女儿碧宝为妻。大叔父黄辉聪、1940年4月28日在三宝垄医院出生;二叔父黄辉祥1941年10月2日在古突士医院出生。1942年预二战南旺狮子座花炮厂被征用,1945年8月国家独立所有花炮厂全部关闭,祖叔父黄渭源开始转做香烟贸易生意。1950年8月从一家倒闭的唱针丁香烟厂收购,1951年春黄渭源携夫人碧宝和黄辉聪、黄辉祥家人出国赴福建闽南晋江潘湖探亲,后回爪哇岛古突士毕锡甘筹建丁香烟厂,4月21日正式成立公司初招10名工人并把留声机的“唱针”简化为“针”记(即针牌)针记香烟为祖叔父黄渭源苦心经营的第二品牌。1953年针记香烟厂开始成规模生产供应中低层烟民,因有止胸痛神功奇效后来作为印尼军供产品。身患糖尿病的祖叔父黄渭源,经12年日夜操劳过度,于1963年10月住进三宝垄医院,祖叔婶碧宝在护理。当月底发生火灾,生产厂房几乎化为灰烬,仅剩一间厂房没有被烧掉。伯叔黄辉聪、黄辉祥不得不休学协助父亲搭理。1963年10月31日祖叔父因糖尿病并发症医治无效去逝。在古突士毕锡甘金墩黄氏家宅设立灵堂,潘湖黄渭源五服内家族亲人黄朝选、黄自达、黄渭粘、黄辉慈、黄辉革、黄金鱼、黄烈火速赴爪哇岛古突士毕锡甘奔丧吊唁,葬在古突士北部南望西南部穆里亚大山南麓。据前辈介绍祖叔父黄渭源临终时曾牵着祖叔母碧宝的手含着眼泪说:“无论天涯或是海角,血缘亲情无国界,希望自己的家人不要忘了咱家乡的中国晋江潘湖金墩黄氏的根,我黄渭源一生从不数典忘祖……”。作为黄渭源的出生地摇篮——中国福建晋江潘湖针记黄渭源故居,至今有200多年历史,是黄渭源的祖父黄锡来在同治年间向同宗族的亲堂买下来的五开张闽南古大厝。对于出生于印尼三宝垄和古突士的孩童时代(十岁左右)随父母探亲伯叔黄辉聪、黄辉祥能对祖叔父黄渭源所遗留故居的高度重视。家乡潘湖针记五服内亲人感到由衷的欣慰,尽管离开家乡潘湖六十五年或许已经陌生,但愿潘湖针记五服内亲人期待千里之外不因无自建祖屋而不出国探亲祭祖!如今印尼是民主改革民族平等时代而非腥风血雨华族受歧视时代。 
                                中国福建泉州市历史名人研究会针记黄渭源五服内理事会致 
                                                                                            2016年5月10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