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

中国孔教(即中华儒教)并列印尼六大宗教之一


印尼孔教28天行记
序言

2011年11月3日,我从香港飞抵雅加达,开始对印尼孔教进行为期一月的访学和调研。从首都雅加达出发,我用了28天横穿整个爪哇岛,抵达该岛东端的印尼第二大城市苏腊巴亚(泗水),最后到达终点站巴厘岛,并于11月30日从那里飞回香港,圆满结束此次行程。

在28天的时间里,我访问了包括雅加达、茂物、万隆、三宝垄、泗水等20来个大中城市以及西芒格、赤比龙、文池兰、格美利、双胶汉等10数个乡镇的孔教礼堂或孔庙,与上述各地的孔教道亲进行亲切会面和座谈,并拜见了吴炳邦、王春来、徐再英、陈克兴、林两仪等德高望重的学师和陈清明、黄耀德等前任及现任印尼孔教主席,期间还参观了位于中爪哇省拉森市的在建印尼孔教大学:孔教书院。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从一个城市赶往下一个城市,各地孔教道亲在交通和食宿上为我提供了最热诚的帮助,他们就像接力赛一样,把我从一个地方护送到下一个地方,亲手转交给下一个地方的道亲。在此期间,我参与了大部分所到孔教礼堂的宣道活动和其他宗教仪式,先后举行了20次以上正式和非正式的演讲,并顺道参加了4次印尼各地方政府组织的每月一次的宗教对话。

[attach]8035[/attach]
雅加达微缩公园新建的孔庙

由于我行前对印尼以及印尼孔教都所知不多,更是因为我不谙印尼语,所以我的访学调研计划都是即兴发挥,没有固定的条条框框,但基本上是由印尼孔教总会设计和安排了我整个的活动。负责安排我行程的孔教总会海外交流主席姚平波先生不厌其烦,先后修改我的日程表达六七次之多。总体来讲,我的印尼孔教之行可谓精彩纷呈,大开眼界,收获远远超过了我之前的期望值。因为所经历的人和事众多,头绪繁杂,我只能在这篇序言里简略介绍我对印尼孔教的大体印象,而具体的所见所闻我将在接下来的分篇叙事里一一道来,以飧对孔教和儒教关注的各位读者。

印尼孔教给我的最深印象,就是它的高度建制化。最早在苏加诺总统执政时期,印尼孔教就已经短暂取得过法律认定的官方宗教地位。但从1965年开始,由于苏哈托政权的严酷排华政策,印尼孔教失去了官方宗教地位和法律保护,一直受到排挤和打压,转入地下活动。直到2000年瓦希德总统上台并废除排华的政策以后,印尼孔教才重新获得法律认可的官方宗教地位,与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新教、佛教和印度教比肩而立。目前除了位于雅加达的印尼孔教总会以外,还在全国各地建立和发展了150个以上孔教分会,并且这个数字还在迅速增长中。在孔教总会和各地分会之外,条件比较好的地方还成了孔教青年会和妇女会,与既有的总会和分会组织紧密协作,同时又有相对独立的运作机制和活动安排。印尼孔教会还制定了完整的规章制度,对孔教组织结构、宗教仪式、宣道活动等都做了详细的论述和规定,使之在形式上具备了与世界各大宗教相似的外在特征。此外,印尼孔教会还在积极筹建第一所完全意义上的孔教大学,即孔教书院,旨在为孔教的健康发展培养和储备各类人才。

印尼孔教给我的第二个印象,就是它与印尼伊斯兰教的关系非常友好,这一点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年亨廷顿提出“文明冲突论”,认为以中国为代表的儒教文明和以伊朗为代表的伊斯兰文明最终将结盟对抗西方的基督教文明,我对其论调嗤之以鼻,认为儒教与伊斯兰教几乎是风马牛不相及,更遑论其余。但印尼的宗教图像却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在印尼孔教受到苏哈托政权严酷打压的年代,它就已经与伊斯兰教知识分子保持了良好而亲密的关系。前总统瓦希德本人就是伊斯兰教学者,而孔教最终获平反,则直接得益于孔教领导层与瓦希德先生多年的友谊。所以今天的印尼孔教对瓦希德极尽感恩戴德,甚至有人视其为继孔子之后的孔教第二圣人。在茂物和梭罗,我都见到了孔教礼堂所办的私立学校,其学子竟大都是穆斯林子弟,他们可以学习儒家的伦理价值,但并没有被要求改宗孔教,而是坚持其伊斯兰教信仰。同时,根据我与伊斯兰教学者的交流,印尼伊斯兰教也认为其与孔教之间有许多共同点,并视孔子为先知之一。不过,孔教和伊斯兰教都不推行激进的传教政策,因此它们都对在印尼迅速扩张的天主教和基督新教颇有微词。有意思的是,印尼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信徒大都来自于华人群体,再加上印尼佛教的主体信众也是华人,因此可以说华人宗教在印尼官方六大宗教中占据了四席。

[attach]8036[/attach]
泗水文庙供奉的瓦希德像

印尼孔教给我的另一个突出印象就是其混合特征,也就是其与释道两教以及民间宗教众多神灵的兼容并蓄。当然这只是我对爪哇岛的孔教考察以后得出的大致结论,而其中西爪哇与中爪哇、东爪哇的情况又有所不同。西爪哇的孔教以茂物县为重心,全县共有30间孔教礼堂,大都分布在乡镇,而茂物市内只有一间。尤其是西芒格镇一带,华人只有三千左右,但分布了共10家孔教礼堂,当地几乎所有的华人都信奉孔教。西爪哇孔教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孔教礼堂都是单独存在,不与佛教和道教的寺庙相牵连,而且礼堂里面一般供奉孔子及其弟子,没有别的神灵。与此相对照,中爪哇和东爪哇的孔教则呈现出与佛道二教融合的趋势,其礼堂大都寓居于佛教或道教寺庙之内,而且除了供奉孔子以外,通常还供奉释迦牟尼、观音、老子、福德正神(土地公)、玄天上帝、妈祖等诸多神灵,甚至还普遍供奉虎神,可能是因为早年的爪哇岛虎患甚剧,人们祈求虎神能发慈悲。例如中爪哇省普禾加多市的孔教会,就坐落在福德庙内,而福德庙的主神就是土地公。除此以外,该庙还供奉孔子、三宝公郑和、天母娘娘、太上老君、释迦牟尼、观音、福禄寿星、虎神等共18位神灵,充分体现了三教融合的特征。

此外,相比于其他的印尼华人宗教,孔教最能体现当地华人的文化身份认同。正因为如此,孔教一直受到苏
印尼孔教28天行记
序言

2011年11月3日,我从香港飞抵雅加达,开始对印尼孔教进行为期一月的访学和调研。从首都雅加达出发,我用了28天横穿整个爪哇岛,抵达该岛东端的印尼第二大城市苏腊巴亚(泗水),最后到达终点站巴厘岛,并于11月30日从那里飞回香港,圆满结束此次行程。

在28天的时间里,我访问了包括雅加达、茂物、万隆、三宝垄、泗水等20来个大中城市以及西芒格、赤比龙、文池兰、格美利、双胶汉等10数个乡镇的孔教礼堂或孔庙,与上述各地的孔教道亲进行亲切会面和座谈,并拜见了吴炳邦、王春来、徐再英、陈克兴、林两仪等德高望重的学师和陈清明、黄耀德等前任及现任印尼孔教主席,期间还参观了位于中爪哇省拉森市的在建印尼孔教大学:孔教书院。我几乎是马不停蹄地从一个城市赶往下一个城市,各地孔教道亲在交通和食宿上为我提供了最热诚的帮助,他们就像接力赛一样,把我从一个地方护送到下一个地方,亲手转交给下一个地方的道亲。在此期间,我参与了大部分所到孔教礼堂的宣道活动和其他宗教仪式,先后举行了20次以上正式和非正式的演讲,并顺道参加了4次印尼各地方政府组织的每月一次的宗教对话。

[attach]8035[/attach]
雅加达微缩公园新建的孔庙

由于我行前对印尼以及印尼孔教都所知不多,更是因为我不谙印尼语,所以我的访学调研计划都是即兴发挥,没有固定的条条框框,但基本上是由印尼孔教总会设计和安排了我整个的活动。负责安排我行程的孔教总会海外交流主席姚平波先生不厌其烦,先后修改我的日程表达六七次之多。总体来讲,我的印尼孔教之行可谓精彩纷呈,大开眼界,收获远远超过了我之前的期望值。因为所经历的人和事众多,头绪繁杂,我只能在这篇序言里简略介绍我对印尼孔教的大体印象,而具体的所见所闻我将在接下来的分篇叙事里一一道来,以飧对孔教和儒教关注的各位读者。

印尼孔教给我的最深印象,就是它的高度建制化。最早在苏加诺总统执政时期,印尼孔教就已经短暂取得过法律认定的官方宗教地位。但从1965年开始,由于苏哈托政权的严酷排华政策,印尼孔教失去了官方宗教地位和法律保护,一直受到排挤和打压,转入地下活动。直到2000年瓦希德总统上台并废除排华的政策以后,印尼孔教才重新获得法律认可的官方宗教地位,与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新教、佛教和印度教比肩而立。目前除了位于雅加达的印尼孔教总会以外,还在全国各地建立和发展了150个以上孔教分会,并且这个数字还在迅速增长中。在孔教总会和各地分会之外,条件比较好的地方还成了孔教青年会和妇女会,与既有的总会和分会组织紧密协作,同时又有相对独立的运作机制和活动安排。印尼孔教会还制定了完整的规章制度,对孔教组织结构、宗教仪式、宣道活动等都做了详细的论述和规定,使之在形式上具备了与世界各大宗教相似的外在特征。此外,印尼孔教会还在积极筹建第一所完全意义上的孔教大学,即孔教书院,旨在为孔教的健康发展培养和储备各类人才。

印尼孔教给我的第二个印象,就是它与印尼伊斯兰教的关系非常友好,这一点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当年亨廷顿提出“文明冲突论”,认为以中国为代表的儒教文明和以伊朗为代表的伊斯兰文明最终将结盟对抗西方的基督教文明,我对其论调嗤之以鼻,认为儒教与伊斯兰教几乎是风马牛不相及,更遑论其余。但印尼的宗教图像却讲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在印尼孔教受到苏哈托政权严酷打压的年代,它就已经与伊斯兰教知识分子保持了良好而亲密的关系。前总统瓦希德本人就是伊斯兰教学者,而孔教最终获平反,则直接得益于孔教领导层与瓦希德先生多年的友谊。所以今天的印尼孔教对瓦希德极尽感恩戴德,甚至有人视其为继孔子之后的孔教第二圣人。在茂物和梭罗,我都见到了孔教礼堂所办的私立学校,其学子竟大都是穆斯林子弟,他们可以学习儒家的伦理价值,但并没有被要求改宗孔教,而是坚持其伊斯兰教信仰。同时,根据我与伊斯兰教学者的交流,印尼伊斯兰教也认为其与孔教之间有许多共同点,并视孔子为先知之一。不过,孔教和伊斯兰教都不推行激进的传教政策,因此它们都对在印尼迅速扩张的天主教和基督新教颇有微词。有意思的是,印尼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信徒大都来自于华人群体,再加上印尼佛教的主体信众也是华人,因此可以说华人宗教在印尼官方六大宗教中占据了四席。

[attach]8036[/attach]
泗水文庙供奉的瓦希德像

印尼孔教给我的另一个突出印象就是其混合特征,也就是其与释道两教以及民间宗教众多神灵的兼容并蓄。当然这只是我对爪哇岛的孔教考察以后得出的大致结论,而其中西爪哇与中爪哇、东爪哇的情况又有所不同。西爪哇的孔教以茂物县为重心,全县共有30间孔教礼堂,大都分布在乡镇,而茂物市内只有一间。尤其是西芒格镇一带,华人只有三千左右,但分布了共10家孔教礼堂,当地几乎所有的华人都信奉孔教。西爪哇孔教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孔教礼堂都是单独存在,不与佛教和道教的寺庙相牵连,而且礼堂里面一般供奉孔子及其弟子,没有别的神灵。与此相对照,中爪哇和东爪哇的孔教则呈现出与佛道二教融合的趋势,其礼堂大都寓居于佛教或道教寺庙之内,而且除了供奉孔子以外,通常还供奉释迦牟尼、观音、老子、福德正神(土地公)、玄天上帝、妈祖等诸多神灵,甚至还普遍供奉虎神,可能是因为早年的爪哇岛虎患甚剧,人们祈求虎神能发慈悲。例如中爪哇省普禾加多市的孔教会,就坐落在福德庙内,而福德庙的主神就是土地公。除此以外,该庙还供奉孔子、三宝公郑和、天母娘娘、太上老君、释迦牟尼、观音、福禄寿星、虎神等共18位神灵,充分体现了三教融合的特征。

此外,相比于其他的印尼华人宗教,孔教最能体现当地华人的文化身份认同。正因为如此,孔教一直受到苏哈托当局的严厉打压,试图以此彻底抹杀华人的文化特质,使其完全融入到土著民族中去。同被华人信奉的佛教和天主教、基督新教却没有遭受如此的厄运,就是因为它们不能像孔教那样最直接地反映出华人的文化特质,没有引起当局的戒心。但苏哈托政权的倒行逆施注定是徒劳的。印尼孔教的历史就是印尼土生华人为保存自己的文化传统和伦理价值而进行不屈不挠斗争的历史,而正是孔教所倡导的礼义廉耻、孝悌忠信等基本价值使得华人群体能够在任何不利环境中生根、发芽、壮大,通过辛勤的努力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就。笔者所到过的30多个大小城市,几乎都能不经意地遇到一位或数位成功的华商,非常热心于孔教的建设。如印尼孔教总会现任主席黄耀德先生,四十出头,是西爪哇省加拉璜市一位非常成功的汽车经销商;万隆孔教会主席邦邦,今年三十七岁,公司成立才三年,已经雇佣数百人,年产值数千万美元,是全球仅有的五家高科技地理信息公司之一;普禾加多市的余长秀先生,拥有三家工厂,是该市最大的雇主,同时还与人共同创建两间华语学校;拉森市的孔教书院,是企业家张裕后先生慷慨捐资一百万美元兴建的,但他却不愿让自己的名字在学校董事会名单中出现;印尼孔教海外交流主席姚平波先生则来自泗水,他与妻子携手创办了一所当地知名的私立学校,学生达四五百人,同时他们还编写了为数众多的中小学孔教课教材;巴厘岛孔教会主席李先生,其貌不扬,做事谦卑温和,却拥有自己的咖啡工厂,雇佣员工在一百人以上。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评论